党建栏目

高棉的微笑

点击量:3370 来源:广西新时代会计师事务所 作者:管理员 发布时间:2010-9-26 11:14:24


  公元2010年9月16日11:30AM,登上了飞往金边的M746航班。乘坐的CRJ200身上绘满了东南亚风情的彩绘,大小如一辆大巴,坐在其中总感觉是玩具飞机,一路颠跛起伏。在上机的一刹那,手机关闭,从此进入与世隔绝的5天。去柬埔寨是我的梦想,更严格的说,远离纷乱的工作,远离熟悉的生活,这才是我真实的梦想。
  旅行之前,没有上网查阅当地的资料,如果过多的纠缠于历史地理的细节,那么行程也就变成了印证之旅,全然没有了探索的喜悦和新奇。于是,我对这个国家的全部知识,就是西哈努克、红色高棉以及吴哥。吴哥有世界上最美丽的微笑,我只是去寻找。
约三个小时的飞行后,到达金边。国内旅行社说好走绿色通道,等了一会没见着地接的导游,于是自己排队通关,过去了三四个人之后,导游来了,每个人发了1美元的钞票,让我们给官员小费,这就是所谓的绿色通道。果然,通关的速度提高了很多,官员接过小费,不再问话,直接往护照上盖上了章。据导游说柬公务员的月工资大概在35美元,而月生活费需要至少100美元,小费是他们重要的经济来源。
柬埔寨王国曾经是法国的殖民地,市内的主要建筑物仍保留着浓郁的法兰西风情。不算很高的楼房鳞次栉比,电线东拉西扯横在路的两边,道路上高档轿车和三轮车并肩穿行,如果不是远处庙宇隐隐约约的金色尖顶,我会以为自己置身于我的故乡,那座漓江边上的小县城。柬埔寨周边与泰国、越南、老挝相连,与周边的大国前世今生有着剪不断的纠葛,经历了几十年的战火洗劫,这个饱经磨难的国家就象夹缝中生存的一棵小草,正在慢慢的恢复活力。吴哥王朝曾经创造了雍容大度、恢宏博大的吴哥文明,谁又能断言若干年后,这里不会诞生一个辉煌的文明呢。
  在柬埔寨,美元是最通用的货币,本国的货币瑞尔一般用作找零或小费之用。车上,导游给我们换了当地的货币,100块换48000,这比官方牌价低了不少。厚厚一叠钞票放在手上,过足了百万富翁的瘾。另外,按国内社的要求给了我一张本地的电话卡,里面充了5美元话费,就算是跑到了与世隔绝的地方,还是无法过上隐居的生活,那个“世‘上,有我们太多的牵挂。
  沿着柬埔寨最好的三号公路往暹粒方向前进,这是一段约300公里的行程,车行6小时。如果乘船从洞里萨河走,时间也一样。路上的休息站很多叫卖或乞讨的小孩,小朋友用不太熟练的中文叫卖着水果,还有油炸的昆虫,也有中英文混杂的,一个小女孩清脆的声音:Jie jie ,Give me tangguo。小孩子身上都挂着一个毛茸茸的大蜘蛛,那是他们的宠物,高兴的时候他会热情的让你摸他的蜘蛛,不过那玩意实在恐怖,没人敢碰。第一次做富翁,感觉特别的好,于是下车休息的时候,那48000瑞尔就去掉了9000。柬埔寨小孩子的眼睛都大大的,特别漂亮。
  晚上当地时间8点左右(北京时间9点),到达了暹粒,入住Kingdom Angkor Hotel,号称四星级。与金边相比,这里显得安静而安全。没发现这里有出租车,街上拉客的都是三轮摩托,能坐4-6人,有天晚上想出去逛,刚出酒店,摩的司机就热情的招呼,用的英语,于是用生硬的英语夹杂中文再加上肢体语言跟他交流了一番,价格听清楚了,每人一美元,不过他要拉我们去的地方一直没听明白,只知道是市中心,看来先在网上查查值得瞎逛的地方也是必要的。终于没有坐车,仍沿着街道漫无目的的走。这时正值雨季,雨毫无征兆地下了起来,走进一家便利店,随便买了几瓶啤酒、牛奶之类的东西,两个姑娘嚷着让我请客,顺手牵了盒冰淇淋,一看价格7美元,她们自己觉得很不好意思,主动换了两个小一号。这地方外国游人居多,物价大大高过金边,而且还不是一般的贵。
  第二天一早6点30的Morning call,还没从第二重梦境中完全醒过来,便稀里糊涂地洗漱、吃早餐,不错,早餐挺丰盛的。吃的时候碰到了一个广东团,他们已游完吴哥,正准备往金边赶,特别问了下行程中规定参观的珠宝店情况,广东人说开始给五折他们没人买,最后走的时候给到两折。
    7点多的时候,开始前往吴哥,柬埔寨没有高速公路,只有高树公路,越接近吴哥,公路两边参天的
  古树越多,心也随之激动起来,终于车停了,停在一大片原始森林之前。从林间的小道再走几步,一座壮观的废墟呈现在眼前,这就是古墓丽影的拍摄地,塔普伦寺。从来没有见过如此张扬的大树,枝杈自由地伸展,绵绵不绝的延伸,占据了建筑的四周,长长的枝蔓如同巨蟒一般的把廊柱、墙壁撕扯得支离破碎,建筑物与树木彼此纠缠,斑驳的阳光点点照耀神庙残存不多的雕塑,显得庄严肃穆;散落的巨石零乱地堆放着,保持着被发现时的原貌;长长的走廊是风居住的街道,风起的时候,会响起呼呼的呼啸声,这让我想起了10几年前喝过的洪大妈珍珠奶茶,易拉罐上面印着这样一句话:一种忧伤的声音响彻于多年的废墟间,在夜里,它向我唱道,我爱过你。
  塔普伦寺原是阇耶跋摩七世国王为了纪念母亲所建的神庙,存放着母亲的灵骨塔,如今灵骨塔已不知去向,神庙一部分已成废墟。这里还有个奇妙的地方,叫回音塔,在那个塔内敲打自己的胸口,会有嘭嘭地回声,这是一种叫人心痛的声音,这是一个让人心动的地方。
乘车慢慢驶离,妈妈的神庙又淹没在丛林中,重归寂静。岁月的长河依然静静流淌,历史的车
  轮继续滚滚前行,逝者如斯,不分昼夜,在自然与时间鬼斧神工的作品面前,人类文明显得如此的渺小
  和卑微。
  接下来去了女皇宫。女皇宫并不是女皇居住的地方,就象皇后大道东上没皇宫一样。女皇宫一样是个
  神庙,与其他神庙的火山石堆砌不同,这里的石材主要是粉红色的砂岩石,宫殿小巧精致,雕刻精美,
  象女孩子住的地方,故名女皇宫。网上也见有说法说这里的雕刻细腻,疑为女匠所作,因此得名。主庙
  上的壁画,取材于印度史诗,讲述摩罗王在猴王哈曼努的帮助下打败恶魔罗伐那的故事。这个故事的年
  代甚至早于西游记。主庙里面有栩栩如生的18座仙女雕像,其中被称为东方蒙娜丽沙的缇娃妲女神像,
  缇娃妲女神容貌秀丽,淡淡的微笑历经千年,仍流露出优雅娴静的气质。
  早上的行程基本结束,中间还有穿插参观了一个周萨神庙及巴孔寺,与塔普伦寺比,两个的规模都不大,前者是中国援助重建的,用了四五年的时间,中国人将4000多块石材中的3000多块复原,我相信这是一件宏大的工程,不过刚见识了塔普伦寺的壮观,这个小庙实在让人丧失了到此一游的兴趣;巴孔寺是柬独立纪念碑的原形,规模也不大,与其他神庙一样的石材,类似的风格。
午餐用的柬餐,与昨天的中餐很大的不同,8菜一汤,六浑两素。柬餐里多加了咖喱,味道还算可口。其中一盘白切的五花肉,肉很香,不同于内地的饲料猪,端上不久就被大家风卷残云般地扫光了,看来中国的瘦肉精还没卖到这里;另一盘炒肉中放了新鲜的胡椒,一串串的,嚼着有一种柔柔的辣意;鱼是用椰子肉做菜盅蒸的,椰香味渗入鲈鱼中,让人馋涎欲滴,尝一口,余香缭绕三日不绝,让人久久回味。上车后导游介绍说当地农民自己养的鸡一年才能长一公斤,猪养一年才50公斤,都是放养的,什么都不用喂。然后说当地还有一种50公斤的鸡,说完一脸坏笑。
  车行约二十分钟,一条宽宽的河流呈现眼前,小桥上的栏杆是几条长长的九面蛇,当地称之为龙,这就是吴哥的护城河。小吴哥也是某世国王为自己修的神庙,只是在他死后几十年,神庙才完工,或许中最将吴哥翻译到中国的人是广东人,粤语中寺庙的音同窟,于是国内称之吴哥窟。站在护城河边,可以远眺吴哥到标志性的五座主塔。小吴哥是东西朝向,不同于中国所讲究的面南背北,下午是摄影的好时机,因此这个时候游人如织。
  通向主塔的长廊,古老而深遂。长廊的一边是抽象的壁刻,这里讲述的故事,是女王宫那儿雕刻故事的下篇,我与艺术向来无缘,走马观花扫了一眼,便匆匆走了,长廊如同一条跨越时空的隧道,把我带往众神聚集的天堂。
  通往塔顶的,是一条陡峭的楼梯,高约十几米,每级台阶仅十几厘米的宽度,却有40多公分高,坡度达到80多度,只能以爬的方式上去。塔顶是众神居住的地方,通往天堂的路总是充满艰辛。很多年前,一个法国人的妻子从这天梯下失足摔落而死,法国人悲痛欲绝,为纪念他的妻子捐资修建了有扶手的简易木梯,通往天堂的路上从此多了爱的风景。
刚开始登梯的时候,下起了一阵大雨,这里的雨季每天都会下一两场大雨,持续约十多分钟,来得突然,去的匆匆。大雨时,工作人员不允许再攀爬楼梯,所以塔上人不多,非常静宓。从塔上俯视雨中吴哥,竟有种神圣、肃穆的感觉,神就在身后的不远处注视着我。能让一个异教徒感觉到神的召唤,这应该是吴哥的魅力所在吧。雨停后,走出吴哥,天边一道淡淡的彩虹。
从吴哥窟走出来,登上吴哥最高巴肯山(海拨65米),看吴哥日落;由于雨季,能看到日出日落的概率不足百分之十。我们没能看到太阳从天边徐徐落下,只看到远处一抹金色的余晖,将雨后的天空渲染得鲜艳亮丽。
  从巴肯山下来,天很快黑了,晚餐安排的是湄公河自助餐,有中西柬各种美食,加上饮料甜点品种
  在几十款以上,原来憧憬着能有地道的法国鹅肝,结果证明这不过是我的另一重梦境而已。餐厅有当地
  民族风情的舞蹈表演,就是传说中的“三块进五块出”,节奏相当慢,单调沉闷的音乐让我觉得十分乏
  味。晚饭后体验了柬式按摩,费用1每小时10刀,手法不错,正好消除了一天奔波的疲劳。
与导游商量了一下明天的行程,时间很宽裕,想增加一项自费项目,导游说日出得4点半出发,而且
  正值雨季,看到日出的可能性很小,崩密列遗址倒是很值得去,那是保持发现时原貌,尚未进行修缮的
  地方,不过我们时间来不及,光车程就得5小时,还不带游览,只能去洞里萨湖,看看水上人家的生活。
  既然别无选择,大家很快统一了看法。
依然是6点30分Morning call,依然是稀里糊涂地洗漱、吃着跟昨天一样的早餐。早餐后就梦游一般
  上了车,今天的行程是大吴哥,离巴肯山不远处的北面。
大吴哥是吴哥王朝的首都之一,包括巴戎寺、斗象台、空中宫殿、十二生肖塔、宝剑寺等一系列遗址构成,12世纪后期由高棉王国国王阇耶跋摩七世扩建而成。著名的微笑高棉像就在巴戎寺内,寺内有49座(数字不知道是否准确)四面像,每个人像都带有这种似嘲讽似怜悯的微笑。这些雕像代表了国王本人,四面分别代表喜怒哀乐,当然这是导游的说法,网上的看法各一,在我看来,这或许代表了国王的多重人格,凡人的悲与喜、国王的威与哀、神灵的乐与怒,在王者身上交织。至于这些人像的真实含义,我想除了国王本人,没有谁能知道他自己的想法,而柬埔寨没有文字记载的历史流传下来,关于吴哥的历史,只能从中国的史书中寻找。国王的权势固然显赫一时,但真正不朽的,只有这些建筑。这里的壁画记录了吴哥王朝当年的繁华,展示了国王开疆拓土的丰功伟绩,同时也见证了吴哥王朝的衰落。
   吴哥的大部分神庙,都是供奉权贵灵骨塔的场所,将自己的墓地建设成寺庙供人供奉,这与东方人传统的入土为安的理念不同。在他们看来,国王死后就成了神,工匠们雕刻的时候都是虔诚的,满怀着对神的崇敬,这才能雕刻出如此精美的雕像。
  宝剑寺则是阇耶跋摩七世国王为父亲及父亲所赐的圣剑所筑的寺庙,这里保持着完好的阴阳合一-林迦,灵骨塔也保存完好,只是里面的灵骨知己不知所踪,神圣宝剑也不知去向。守护着圣殿的武士,大都身首异处,他们高贵的头颅,可能多数存放在法兰西或泰王国的博物馆里。在吴哥王朝鼎盛的时期,曾占胜了周边的越南、寮国、泰国,吴哥王朝衰落的十四或十五世纪,泰国人攻占了这里,柬埔寨人被迫离开了这里,在金边建立了首都。泰国人搬走了一切能搬走的东西,吴哥从此湮没在丛林中,为世人所遗忘。两国的恩恩怨怨一直持续到今天,关系仍然紧张,从导游的言谈中,也能感到柬埔寨人对那段历史的骄傲及对现实的失落感。暹粒一词,在柬语中暹指泰国,粒是胜利,就是战胜泰国的意思,“岁月蒸华发,宝剑依旧亮;热血洗沙场,江湖归故乡”,他们无法忘记曾经的荣耀。走出宝剑寺的大门,有许多高高的梧桐树,当地人以前曾在树上挖洞取油。梧桐树又叫凤凰树,“家有梧桐树,引来金凤凰”,寄托着人们的美好愿望。每年五月,是凤凰花开满树的时节,到柬埔寨自助游的中国人,手上都会捧着这样一本宝典,《柬埔寨——五月盛放》,可算是经典柬埔寨旅行指导书了。
   从景点出来,去了昨天广东团客人说的珠宝店,店里的人例行表演一下用高温烧宝石以示是真货后,我就直接帮团员开出了两折的价,那人一愣,然后也接受了这个价,其实这个价还是高了,有的货后来连一折都不到。天然宝石和人工宝石的区分不在于温度高低,而必须从显微镜下观察,这些漂亮的石头估计还是人造宝石居多。我没买。
    洞里萨湖是东南亚第一大淡水湖,与洞里萨河连接。在雨季的时候水从湖里流到河里,旱季时正相反,洞里萨河呈现一年变化两次方向的奇观。河水很黄,不好看,两岸建满了类似火柴盒子似的四方房子,雨季时,这些人家得搬上几十次家。这家也很好搬,四个人一抬就可以把房子扛走了。从船上望去,每户人家里都绑有个吊床,有人在上面优哉优哉地晃着,相当休闲,仿佛我梦中的生活。
湖面上有很多小船在穿梭,这里的学校也建在水面上,小孩子必须学会游泳和划船。有兄弟俩划着船嘻嘻哈哈地经过,突然后面的小家伙就把船头那个掀翻到湖里,吓得我们一声惊叫,不一会,一个脑袋从湖里冒了出来,又爬上了船。
    船开了一阵,有小船向我们靠近,一眨眼的工夫,一个小孩就从船舷爬上我们的船,开始叫卖饮料什么的。小船越来越多,很多小孩身上缠绕着一条大蛇,镜头照过去会很配合的做着手势,一边叫着“1$",要是没有小费,他会示威似的将蛇扔向你。导游说这些玩蛇的小孩都是越南裔,父母不让读书,专门以乞讨为生,给他钱是害了他,接着说了许多越南人的不良生活习惯,言语中带着对越南人的轻视。因为二十多年前的那战争,越南人很难溶入当地人的生活,在当地处于边缘状态。
从洞里萨湖回来,时间很长,于是导游带去了当地夜市,这里是当地人谈恋爱的地方。天时尚早,地上铺了许多草席,这是用来租给晚上的客人坐的。市场很热闹,有卖水果的,卖烧烤的,卖杂货的,扔飞镖的,象极南宁的中山路。烧烤也挺有意思,是整头牛剁掉头和四肢放在火上烧,烤其他的动物也都是整只的。路上买了两只榴莲,花掉了26000柬币。
  行程的第四天,又回到了金边,这里没什么好写的了,晚上逛了最热闹的LUCKY MART,夜市,第二天走的塔仔山,也是65米高,跟吴哥的巴肯山一样高,象约好了似的。还有王宫,王宫除了里面的玉佛外,其他的没太深印象,就几栋孤零零的有点民族特色的房子,几乎没有什么园林,不如苏州随便的一个园子。在逛了新市场后,导游把我们送到机场,丢下我们走了。这次没给海关人员小费,反正最多不让我回去。
从飞机往下看,看见白云下边隐隐约约的弯弯曲曲的河流,看见模模糊糊的郁郁葱葱的丛林,那古老的微笑仿佛就藏身其中,才觉得这几天的行程真象做梦。梦里的石像,梦里的壁画,梦里的神庙,梦里的微笑。“我不知道风是在个方向吹,我是在梦中,她的温存,我的迷醉。”下了飞机,刚开机,就有电话打了进来,于是我知道,我设计的梦境,叫作逃避。

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作者:阮数奇

地址:广西南宁市民族大道38-2号泰安大厦17楼   电话:0771-5860382  传真:0771-5311850  邮件:gxxsd@cicpa.org
桂ICP备05010241号 网络与技术支持:视点网络